征文

由洛陽白馬寺羅漢像看明代羅漢之床的形象

由洛陽白馬寺羅漢像看明代羅漢之床的形象

舉凡到過洛陽白馬寺的遊客,都會被告知大雄殿内陳設的二十三尊夾纻造像,是元代國寶!然後告訴你當年是周總理如何為了西哈努克親王,特意批示從故宮調撥的。其實這事跟周總理沒關系,是時任副總理的李先念批示國家文物局,為了照顧親王來白馬寺參觀,拿故宮文物給白馬寺裝門面。然而西哈努克竟然沒有來,這些文物卻回不去了。圖 1 白馬寺十八羅漢像之一故宮關于慈甯宮大佛堂文物,調撥洛陽的檔案《文物保管類,1973年1月20日至11月6日》記載慈甯宮原狀陳設文物4039件,調撥洛陽佛龛、佛像、桌案供器等2173件。其中也
解讀古典家具的四腿八挓與側腳、收分

解讀古典家具的四腿八挓與側腳、收分

清榉木夾頭榫小條櫈老木匠常說的一句話是:“家具好不好,要看它是否四平八穩,活兒好不好,要看它是否嚴絲合縫”。看似簡單的道理,在實際操作中,要經過長時間的基本功訓練。四平:東、南、西、北四方太平。八穩:東、南、西、北、東南、東北、西南、西北的八面穩定。說這個詞語用在家具上是最貼切不過了。因,家具乃方便人們更好的生活而生,它的安全性是第一位,必須穩當且耐用才行。平、穩是對家具最基本的要求。仿上海博物館藏無束腰直腿足小方凳這四平八穩在家具中是如何做到的呢?木匠師傅攢好腿足後幹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兒就是:“
尋遍頤和園隻為看它一眼之黃花梨高扶手南官帽椅(一)

尋遍頤和園隻為看它一眼之黃花梨高扶手南官帽椅(一)

對于這把黃花梨制高扶手南官帽椅的生産時代和産地,有較大的争議,争議來自于它身上不符一處的造型特征,從扶手下無聯幫棍的特點看屬于明中期蘇州地區的典型造法,但從靠背上的雕龍紋玉帶闆來看好像有着宮廷血統,從制作材質來看,又與若幹件故宮藏黃花梨家具相似,我年初去北京時專程去了頤和園一趟,就為了參觀這把椅子,以我個人看過以後的感受,認為這把椅子屬于明制,典型蘇作。如果從照片上看,對它的體積感很難有直觀的感受,實際上當我第一眼在展櫃裡看到實物,最強烈的感受就是小巧,一股南方姑娘小家碧玉的感覺撲面而來,與陳列
一位紅木愛好者與紅木家具的一些事兒

一位紅木愛好者與紅木家具的一些事兒

開始走上紅木家具之路,最早的内因是自己喜歡曆史,從小到大外出旅遊,都喜歡去博物館皇陵古墓之類,外因是家裡買了紅木家具。2011年,房子準備裝修,當時覺得沙發闆材不耐用之餘,“土豪”味也不足,加上剛好看過叔叔換新房後家裡買了一套所謂的“紅木家具”(後來明白不過是越南戰國大沙發和非洲花梨床),于是定下基調,要買紅木家具,這次偶然的入門和海岩老師、黃定中老師很像啊,哈哈。紅木小白,沒讀多少書籍,全靠道聽途說,于是中山沙溪、江門台山這些集散地,就成了那個階段最常去之地。前前後後一年時間,起碼二十次,遍訪
自由變幻 多姿多彩的雲紋在古典家具上的運用

自由變幻 多姿多彩的雲紋在古典家具上的運用

《西遊記》第八回中有這樣一段:如來又取出三個箍兒,遞與菩薩道:“此寶喚做緊箍兒。雖是一樣三個,但隻是用各不同,我有金緊禁的咒語三篇。假若路上撞見神通廣大的妖魔,你須是勸他學好,跟那取經人做個徒弟。他若不伏使喚,可将此箍兒與他戴在頭上,自然見肉生根。各依所用的咒語念一念,眼脹頭痛,腦門皆裂,管教他入我門來。”記得曾經最喜歡周星馳版的《大話西遊》,一個緊箍讓至尊寶變成了齊天大聖。 雖看過不同版本的孫悟空的緊箍造型,還是覺得這周星馳版的緊箍最為有意思。 緊箍為雲紋,兩卷相抵,簡練自然。孫悟空雖有一個跟
從《明式家具珍賞》封面的那把圈椅說起二

從《明式家具珍賞》封面的那把圈椅說起二

這一篇我們繼續聊這把透雕麒麟紋圈椅,我們将這把圈椅和其他作比較的時候,發現它的搭腦(椅圈的頂部稱為搭腦)要比一般的圈椅更加平緩,注意,是更加平緩。這裡先向大家透漏一個鑒賞圈椅的小竅門,如果您看到一把圈椅的椅圈,搭腦部分比扶手的弧度略平,那麼這把圈椅八成是一位老木匠出的活兒,因為有經驗的老木匠在做椅圈的時候,會故意把椅圈的搭腦做的“憨一點”,其實道理很簡單,回想上一篇我們總結出的規律,橫向要遵守重心下垂的原則,因為這樣更好看。我們注意上圖中的三把圈椅,他們的椅圈各代表了一種形态,一個頂部略尖,一個
中國古典家具中那些呈現窈窕之态的高束腰

中國古典家具中那些呈現窈窕之态的高束腰

我國古典家具,從造型來說,可以用有束腰和無束腰來劃分。這無束腰家具在曆史中出現的時間較為久遠,可追溯至“商”“周”時期。而有束腰家具則始源于“唐宋”時期。在這裡我們重點關注一下這些有束腰家具。什麼是束腰? 原是須彌座上枭與下枭之間的部分。此造型移到家具上,成為面子的邊抹與牙條之間縮進的部分。它是我國古典家具中非常典型的式樣之一。 束腰構件被應用在家具中,可根據不同家具造型與風格,賦予同等氣質的變化,給家具增加無盡韻味,尤以高束腰結構甚之。我們用幾件典型的高束腰家具的來欣賞高束腰造法如何賦予家具“
從《明式家具珍賞》封面的那把圈椅說起一

從《明式家具珍賞》封面的那把圈椅說起一

這件透雕麒麟紋圈椅的原型是王世襄老爺子的舊藏,也是《明式家具珍賞》的封面,現被收藏在上海博物館家具館。能被王世襄用作封面的一把椅子一定有其非同尋常之處,所以我們以這把圈椅為出發點,比較了衆多的圈椅實例,發現它是很特别的一把,而要想解讀這些特别之處,最好的辦法就是去制作他,模仿當時工匠的行為,應該就會明白他們的思想,所以在制作之初,我們就把追尋原作神韻,體會當時工匠制作的想法和意圖,而不是照抄原作尺寸僅僅追求外形高仿作為我們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