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

襲明 | 博物館收藏的兩件黃花梨一塊玉的小翹頭案

襲明 | 博物館收藏的兩件黃花梨一塊玉的小翹頭案

中國古典家具桌案類有一款叫“一塊玉”。今天我們聊兩款一塊玉的翹頭案,其一是上海博物館收藏的王世襄先生舊藏:黃花梨插肩榫獨闆面翹頭案;另一件是清華藝術館收藏的黃花梨夾頭榫雲紋牙頭托泥小翹頭案。黃花梨插肩榫獨闆面翹頭案 圖片來源《明式家具珍賞》黃花梨插肩榫獨闆面翹頭案尺寸:長140厘米;寬28厘米;高87厘米。它的案面為一塊獨闆,厚度3.5厘米。案面兩端拍兩個抹頭,抹頭與翹頭一木連做。腿子與案面接合采用插肩榫造法。牙、腿邊緣起燈草線,在腿肩左右的牙條上各锼處卷雲一朵。案腿在肩下不遠處,造出葉狀輪廓,
明式家具中與竹子淵源頗深造型行雲流水般的椅子

明式家具中與竹子淵源頗深造型行雲流水般的椅子

日常生活中,就地取材且簡便易做使得竹制家具在我國南部地區廣泛使用。竹制家具,以其自身材質特征,不具備案形家具嵌夾牙條做有束腰的功能,但它的韌性确是硬木材質所不具備的。我們今天的話題是從一把竹制圈椅說起。竹圈椅 《維揚明式家具 研究編》第99頁竹圈椅。此圈椅因竹制的原因,椅圈為整根竹子烤彎。前足與鵝脖後足與後立柱均為一根料。 聯幫棍做出優美的“S”形。靠背用橫豎短材三段攢接出風車紋。椅盤下再用三根竹做裹腿枨。橫枨下券口似頂牙羅鍋枨,下設管腳枨也是兩根竹子裹腿并排使用。竹制家具在明代,工藝達到非常高

上海博物館藏王世襄先生書房舊藏黃花梨品字欄杆加雙環卡子花架格

上海博物館藏王世襄先生書房舊藏黃花梨品字欄杆加雙環卡子花架格

清代詩人袁枚說:“書非借不能讀也”,明代學者歸有光的項脊軒有“借書滿架”。他在《項脊軒志》裡這樣描述自己的書房:“項脊軒,舊南閣子也。室僅方丈,可容一人居...... 前辟四窗,垣牆周庭,以當南日,日影反照,室始洞然。又雜植蘭桂竹木于庭,舊時欄楯,亦遂增勝。借書滿架,偃仰嘯歌,冥然兀坐,萬籁有聲;而庭堦寂寂,小鳥時來啄食,人至不去”。雖是陋室,卻能得主人安然一隅,借書滿架,享受自己的精神世界。可見,無論是什麼樣的陋室,借書也好,藏書也罷,古人的書房總會有一個藏書的書架。“架”可通過漢字拆分成“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