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

觀默研勤耕之陳增弼先生收藏的榉木四出頭官帽椅

觀默研勤耕之陳增弼先生收藏的榉木四出頭官帽椅

陳增弼教授古典家具藏品展于4月26日結束,兩日前與幾位好友前去嘉德參觀學習。近幾日會把這些家具與各位分享一二。因場館環境所限,拍的照片有些差強人意,大家就湊合着看吧。在此深表歉意。榉木四出頭官帽椅榉木四出頭官帽椅尺寸:長52厘米;寬41厘米;高93厘米。椅子是清早期作品,整體秀美文绮。這些年在博物館、拍賣會或書籍資料上看到的黃花梨四出頭官帽椅較多,但此椅子的氣韻并不亞于黃花梨制器。榉木作為古典家具傳統用材的一種,它紋理細密,紋路山巒疊嶂般華美。王世襄先生曾在《明式家具研究》中指出:“即使有東、西
頤和園藏的兩件華美的皇家紫檀木六足方凳

頤和園藏的兩件華美的皇家紫檀木六足方凳

凳,中國古典家具中被歸為坐具。在民間常被稱為杌凳。最初人們用它踩踏上馬、上轎或置于居室中登高取物所用。後人們發現凳子的用料簡單,用途廣泛,可随心搬動,也能多元化全方位使用,故而,凳子的造型非常豐富。人們善于把自己的審美情趣帶入到日常用具中,凳子的造型從最初的長方形,到清代變成了方形、圓形、梅花形、扇面形、六角形等。今天我們來鑒賞兩件頗具皇家風範的兩件華美六足方凳。紫檀透雕螭龍紋六方凳紫檀透雕螭龍紋六方凳凳面圖紫檀透雕螭龍紋六方凳每個邊的長度為35厘米;高為51厘米。此凳面用攢框打槽平鑲面心闆。大
頤和園珍藏 紫檀有束腰包鎏金龍紋銅角條桌鑒賞

頤和園珍藏 紫檀有束腰包鎏金龍紋銅角條桌鑒賞

《木蘭詩》中美女們都喜歡的詩句:“當窗理雲鬓,對鏡貼花黃”。什麼是花黃呢?據史料說,它也稱花子,是古代婦女的一種額間面飾,有稱額黃、鵝黃、鴨黃、約黃等。用黃粉畫或用金黃色紙剪成星月花鳥等形貼在額上,或在額上塗點黃色。這種化妝方式起源自秦代,到圍巾南北朝隋唐時成為流行的婦女面飾。唐代崔液《踏歌詞》曾下:“鴛鴦裁錦袖,翡翠貼花黃”的詩句。看來,追溯千年,美女們對妝容孜孜不倦的追求從來沒改變過。中國傳統古典家具曆經千百年,人們也習慣用各種裝飾手法,讓它變得更加有魅力與神韻。我喜歡把家具中的銅包角裝飾叫
頤和園收藏的紫檀裹腿做攢羅鍋枨方香幾

頤和園收藏的紫檀裹腿做攢羅鍋枨方香幾

幾,在古典家具中是小或矮的桌子。如炕幾、卷幾、香幾、茶幾等。這些小型的幾類桌,在日常生活中非常實用,它體積小,容易搬動,也易于擺放。同時,小巧的幾子,若做工細緻,雕刻精美或結構精巧,更讓人覺得它小巧精緻,不僅實用,且美觀耐看,能更好的妝點生活。我們今天要鑒賞的這件是來自頤和園收藏的裹腿做羅鍋枨方香幾。這件家具原物尺寸為:長41厘米;寬41厘米;高85厘米。頤和園裹腿做羅鍋枨方幾原物為紫檀木制。它的上面攢框打槽裝闆,面心無穿帶,面下加垛邊。因為紫檀料,木材紋理細密黝黑,垛邊看似邊抹劈料做。細圓棍攢
紅木家具收與藏,是否能做到魚與熊掌兼得?

紅木家具收與藏,是否能做到魚與熊掌兼得?

紅木家具收與藏能否做到魚與熊掌兼得?答案無需回答,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得看收藏者的心态。俗話說:“亂世黃金,盛世收藏”。老輩人能傳下來這句話,自有大家公認的道理。亂世抱着古董,有價無市,隻有餓死的份兒。隻有黃金即便于攜帶保存又可以變賣換錢來維持生計。想噴的請先稍息,别說亂世有黃金也買不到饅頭類的。那未免矯情了。如今太平盛世,收藏的理念被大衆所接納。無論郵票、玉器珍玩、限量手辦還是古典家具,隻要有稀罕物件,就有熱衷收藏人士的追捧。收藏是指收集保藏的意思。我覺得,它是個溫暖的詞彙,也是一種有“人情味兒
說紅木家具的滿徹

說紅木家具的滿徹

在說紅木家具滿徹之前,我們先看什麼是“徹”。《爾雅》注釋徹:本意為撤除、拆除,引申為通達,通曉。《國語 周語中》:“若本固而功成,施遍而民阜,乃可以長保民矣,其何事不徹?”韋昭注:“徹,達也”。在《京本通俗小說 拗相公》:“精于數學,通天徹地”。王世襄在《明式家具研究》中注釋為:全部用某一種貴重木材制成的家具。如全用紫檀曰“徹紫檀”,全用黃花梨曰“徹黃花梨”。襲明制器紅木家具滿徹,那必然是用料單一,一料到底,無任何雜木。回歸問題,紅木家具一定要滿徹的才好麼?我的答案是:紅木家具不一定滿徹的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