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館

當明式家具中的玫瑰,與嬌豔如花的女子相遇,會有怎樣的精彩

當明式家具中的玫瑰,與嬌豔如花的女子相遇,會有怎樣的精彩

唐詩,宋詞,元曲是我們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通過這些或婉約或豪放或抒情或激昂的文字,能讓我們看到那個時代的文人擁有怎樣的情懷。明代劇作家馮夢龍曾說宋代女詞人李清照是“閨閣文章之伯,女流翰苑之才”。李清照愛花,她的詞句“試問卷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不愛花的人哪裡知道雨疏風驟後的海棠花是否依然花枝繁茂,唯有曆經風雨的人才會有“綠肥紅瘦”之感歎。很多時候,她以花寫心情,或雀躍,或相思,或感歎。“紅藕香殘玉簟秋”“花自飄零水自流”她的一生,似繁花爛漫,又花開荼蘼,順境逆境,皆成就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展出古典家具之随方制象(四)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展出古典家具之随方制象(四)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展出之随方制象古典家具展接上文,黃花梨高扶手官帽椅 一對 明長 52厘米; 寬 46.8厘米; 高 90厘米; 座高 46厘米明代南官帽椅中有一種扶手傾斜度比較大的類型,扶手與後足連接處比一般扶手椅高,與搭腦相距較近,故呈現出向前傾斜之勢。 這類形制在江南各地廣為流行,所見用材各有不同, 工藝也有簡有繁,但特征相同。 這對椅子搭腦與後腿、扶手與前腿交接處都使用挖煙袋鍋的做法,反映出做工工藝的講究。 靠背為打槽裝闆三段式做法,上段為浮雕草龍,下有亮腳,中段則選用紋理優美的闆材鑲嵌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展出古典家具之随方制象(三)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展出古典家具之随方制象(三)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展出之随方制象古典家具展接上文,矮南官帽椅 榉木 長 71厘米; 寬 58厘米; 高 77厘米;座位高 31.5厘米。此椅子為榉木圓材,腿子外圓内方。搭腦向後彎度較大,兩端與腿子相交處安角牙。鵝脖與腿子并非一木連作,與扶手相交處也有角牙。椅盤原來軟屜,未經改換。椅盤以下,四面直券口牙子,緣邊起燈草線。此椅子的椅盤高度為一般明式椅子的一半。此類尺寸的坐具,在明清家具中所見甚少。我們也看到一些座高較矮的明清時期的椅子,多為截腿改造而成。而此椅子原物就為此形,制作之初,或許被用做寺廟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展出古典家具之随方制象(二)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展出古典家具之随方制象(二)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展出之随方制象古典家具展接上文(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展出古典家具之随方制象(一))若說這黃花梨杌凳以簡約質樸為美,今我們來品在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展出的椅子。黃花梨透雕背闆圈椅 明長 58.5厘米; 寬 45.9厘米; 高99厘米; 座高 50厘米此黃花梨圈椅是傳世圈椅中很有特色的一件,一般圈椅的靠背闆為打槽裝闆或獨闆,闆上或全素、或雕刻、或鑲嵌。但這件圈椅的靠背闆做法卻不同。它介于二者之間,或者說二者兼有。考背闆兩邊立柱打槽,中嵌一塊從上到下的獨闆。下有亮腳,上有團花。團花做法也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展出古典家具之随方制象(一)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展出古典家具之随方制象(一)

上周與友人約起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去參觀随方制象青花珍藏家具展。這裡展出了明代黃花梨四面齊琴桌、黃花梨矮翹頭案、黃花梨圈椅等傳世精品。我們來細品這些展品。黃花梨無束腰直足裹腿直枨加卡子花方凳 明長 50.5厘米; 寬 50.4厘米;高 46.5厘米此方凳為裹腿做,邊抹用料比較薄,加剁邊後,即增加外觀的厚度,又增加凳子堅實穩定性。 這件凳子做工比較考究,每面在邊抹與枨子間各加兩個雙環卡子花,使得凳子在線條及造型上更加細膩流暢,具有獨特的靈動之韻味。此凳子被王世襄收錄于《明式家具研究》甲11。值得注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各具特色的炕桌炕案鑒賞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各具特色的炕桌炕案鑒賞

一般炕桌與桌案相同,可憑有束腰與無束腰區分。無束腰炕桌基本式樣為直足,足間有直枨或羅鍋枨相接,而有束腰炕桌足部變化略多,可全身光素,直足。或下端略彎,内翻馬蹄。在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中,有四款炕桌,我們可以看到每件均有特色,以此鑒賞之。草花梨無束腰竹節紋炕桌 清長 80厘米; 寬 80 厘米; 高 24.2厘米此炕桌為王世襄《明示家具研究》乙14 之原物。此桌基本結構是直枨加矮老做法,邊抹劈料,直枨兩端加做兩彎斜枨與桌面相連。此桌意在古樸造型設計,以木材仿竹材。無論桌面冰盤沿、四足、直枨、矮老、斜
美國明尼阿波利斯博物館之 精美佛像鑒賞

美國明尼阿波利斯博物館之 精美佛像鑒賞

明尼阿波利斯博物館,位于美國明尼蘇達州最大的城市明尼阿波利斯市。這個博物館不僅對歐州藝術品有很好的收藏,中國藝術展品也很豐富,其館藏佛像精緻且神态慈祥,優美。有很高的曆史文化及藝術研究價值。佛之形像。廣義含菩薩、羅漢、明王、等像。其像雖有雕塑像、畫像(繪像)二種,然僅雕塑像稱佛像,畫像則稱圖像。印度古代認為雕畫佛像乃是冒渎神聖之事,故山琦(梵Sa^nchi^ )等之古雕刻,僅止于以佛法、菩提樹、佛足迹等标記象征佛。其後,随大乘佛教之興起,佛像之雕刻始盛行,故諸大乘經典中有甚多關于造像因緣及其功德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中的三件夾頭榫翹頭案鑒賞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中的三件夾頭榫翹頭案鑒賞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珍藏的明式家具來自于原中央工藝美術學院舊藏,大約是在20世紀50年代建院之初,在老一代工藝美術教育家張仃、龐薰琹、雷圭元、陳叔亮、徐振鵬教授的關懷下購進的。美術學院先後有羅無逸、胡文彥、陳增弼等老一代明式家具研究專家用其開展教學和研究,直到今天,它們仍然是學生們學習古典家具的珍貴實物資料。

博物館收藏的兩件雅緻的黃花梨有束腰馬蹄足條桌

博物館收藏的兩件雅緻的黃花梨有束腰馬蹄足條桌

條桌在古典家具中隸屬于承具,它的主要功能是擺放,或與坐具搭配供人題字、作畫、辦公等所用。這條桌,尤其是明式條桌,多與文人雅士有關,講究“雅緻”二字,造型簡約明快, 線條流暢自然,清秀雅緻。在此,我們來鑒賞兩款珍藏在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内的兩件頗為雅緻的黃花梨有束腰馬蹄足條桌。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珍藏的兩對四出頭官帽椅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珍藏的兩對四出頭官帽椅

在中國漫長的曆史發展中,人們為了舒适的生活已經開始在先秦時代使用了坐卧用具及置物之具等家具。漢代時期的漆木家具應非常的精美。從席地而坐到垂足而坐,南北朝時期已經開始流行那些垂足而坐的椅凳等坐具。它們随着曆史的發展,越來越娴熟精湛,形體結構越來越科學合理,材質精美,工藝精湛,精益求精,成就了世界聞名的中國“明式家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