椅子

當明式家具中的玫瑰,與嬌豔如花的女子相遇,會有怎樣的精彩

當明式家具中的玫瑰,與嬌豔如花的女子相遇,會有怎樣的精彩

唐詩,宋詞,元曲是我們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通過這些或婉約或豪放或抒情或激昂的文字,能讓我們看到那個時代的文人擁有怎樣的情懷。明代劇作家馮夢龍曾說宋代女詞人李清照是“閨閣文章之伯,女流翰苑之才”。李清照愛花,她的詞句“試問卷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不愛花的人哪裡知道雨疏風驟後的海棠花是否依然花枝繁茂,唯有曆經風雨的人才會有“綠肥紅瘦”之感歎。很多時候,她以花寫心情,或雀躍,或相思,或感歎。“紅藕香殘玉簟秋”“花自飄零水自流”她的一生,似繁花爛漫,又花開荼蘼,順境逆境,皆成就
中國傳統家具之一木連做的合理性

中國傳統家具之一木連做的合理性

中國傳統家具曆經千百年的傳承、發展及創新,曾在明嘉靖、萬曆到清代康熙、雍正這二百多年的中創造出了傳統家具的黃金時代,也為我們留下了諸多材美工良、造型優美的家具。 這其蘊含着豐富的文化價值及工藝美術價值。我們今天所談論的主題是:中國傳統家具之“一木連做”的合理性。首先我們來了解一下什麼是:“一木連做”。一木連做是古典家具制作過程中采用的一種傳統工藝,它指家具的兩個或更多的構件由一塊木料造成。它可使結構更加合理,家具架構更加牢固及線條更加完美流暢。我們今天從一些家具的腿足、束腰和翹頭等部位來逐一分析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展出古典家具之随方制象(四)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展出古典家具之随方制象(四)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展出之随方制象古典家具展接上文,黃花梨高扶手官帽椅 一對 明長 52厘米; 寬 46.8厘米; 高 90厘米; 座高 46厘米明代南官帽椅中有一種扶手傾斜度比較大的類型,扶手與後足連接處比一般扶手椅高,與搭腦相距較近,故呈現出向前傾斜之勢。 這類形制在江南各地廣為流行,所見用材各有不同, 工藝也有簡有繁,但特征相同。 這對椅子搭腦與後腿、扶手與前腿交接處都使用挖煙袋鍋的做法,反映出做工工藝的講究。 靠背為打槽裝闆三段式做法,上段為浮雕草龍,下有亮腳,中段則選用紋理優美的闆材鑲嵌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展出古典家具之随方制象(二)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展出古典家具之随方制象(二)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展出之随方制象古典家具展接上文(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展出古典家具之随方制象(一))若說這黃花梨杌凳以簡約質樸為美,今我們來品在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展出的椅子。黃花梨透雕背闆圈椅 明長 58.5厘米; 寬 45.9厘米; 高99厘米; 座高 50厘米此黃花梨圈椅是傳世圈椅中很有特色的一件,一般圈椅的靠背闆為打槽裝闆或獨闆,闆上或全素、或雕刻、或鑲嵌。但這件圈椅的靠背闆做法卻不同。它介于二者之間,或者說二者兼有。考背闆兩邊立柱打槽,中嵌一塊從上到下的獨闆。下有亮腳,上有團花。團花做法也
中國古董教父安思遠藏品椅子鑒賞之二

中國古董教父安思遠藏品椅子鑒賞之二

安思遠先生似乎非常喜歡這類無聯邦棍的四出頭,上篇官帽椅也是與此類似,同為鵝脖退後安裝,此扶手椅的搭腦用料較大,有适合肩頸及頭部小憩的弧度,靠背闆為獨闆,椅盤後大邊及搭腦均開槽安裝靠背闆,靠背闆入槽減榫,以防靠背闆因外界環境變化縮漲而露出卯眼。這種減榫與面闆留伸縮縫相仿,是即美觀又合理的榫卯結構。

中國古董教父安思遠藏品椅子鑒賞之一

中國古董教父安思遠藏品椅子鑒賞之一

安思遠是美國整個西方藝術界公認的最具眼光和品位的古董商兼收藏家。安思遠經營和收藏的門類頗多,幾乎可以建立一家小型博物館。被譽為“中國古董教父”的安思遠對明式家具收藏頗具建樹,又被稱為“明朝之王”。 收藏家梁曉新評價“他的慷慨和遠見,為業界稱道”。

古典家具中的卷書式椅子寶座鑒賞

古典家具中的卷書式椅子寶座鑒賞

寶座或椅子搭腦正中出現向後卷轉的部分被稱為卷書,是提高家具舒适度及文氣優雅視覺效果的構件。椅子或寶座的搭腦做成卷書式,仿若“頭枕千卷書,足行萬裡路”。人閑逸,心逍遙。我們便來欣賞這“逍遙派”的卷書式。

古人的奇思妙想非主流的明清家具椅子

古人的奇思妙想非主流的明清家具椅子

花梨肩輿,明,橫64cm,縱58cm,高107.5cm。清宮舊藏    肩輿的形制與圓後背圈椅類似。靠背闆、鵝脖及聯幫棍上均挂有夔紋角牙,靠背闆之下有雲紋亮腳,靠背闆下的三面嵌裝四段帶有炮仗洞開孔的縧環闆,縧環闆下為高束腰,束腰上嵌裝縧環闆,兩根擡杆正好可夾在束腰裡。座面之下的腿足間裝券口,足端踩在長方形高束腰台座之上,台座面裝藤屜。肩輿的座面、束腰及台座的四邊均嵌有銅鍍金包角。  此肩輿為仿圈椅的形式制作而成,靠背與扶手使用圓材,一木連做,弧線圓婉流暢,雕刻花紋精湛傳神,造
鵝脖讓帶扶手的古典家具椅子變得更加靈動柔和

鵝脖讓帶扶手的古典家具椅子變得更加靈動柔和

《明示家具研究》中解說黃花梨彎材四出頭扶手椅(明)中提到關于扶手與鵝脖:“扶手則自與後腿相交處起,漸向外彎,借以加大座位的空間,至外端向内收後又向外撇,以便就坐或起立。聯幫棍先向外彎,然後内斂,與扶手相接,用意仍在加大座位空間。前腿在椅盤以上延伸部分曰“鵝脖”,先向前彎,又複後收,與扶手相接。以上幾個構件幾乎找不到一寸是直的。”

搭腦在古典家具椅子上的應用及鑒賞

搭腦在古典家具椅子上的應用及鑒賞

無論搭腦用在何處,它均是家具的重要連接構件,它造型千變萬化,但無論是直線,還是曲線都能彰顯家具流暢自然,秀美典雅的神采,使得我們生活中的精緻無處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