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帽椅

美國大都會博物館收藏中國古典家具之紫檀家具款識考略 | 譚向東

美國大都會博物館收藏中國古典家具之紫檀家具款識考略 | 譚向東

清代金石學家張廷濟著書等身,其《清儀閣所藏古器物文》十冊,以拓本加題跋的形式,庋集古器物429件,題跋的時間從1822年到1844年,共22年。經史學家研究,這些器物多為其本人所藏,拓本也多是其本人所拓,每拓必有題跋,是研究金石學不可多得的寶貴資料。該書第十冊集拓宋以來硯、墨、木刻、竹刻等47件,木刻中記錄了3件家具的刻字題字。其一“項墨林棐幾”,流傳于世,并于四年前展出。書中所記載的拓本和題跋,對該幾的鑒定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已有學者行家對此撰文詳述。 其二“張季勤棐幾”,目前不知所
觀默研勤耕之陳增弼先生收藏的榉木四出頭官帽椅

觀默研勤耕之陳增弼先生收藏的榉木四出頭官帽椅

陳增弼教授古典家具藏品展于4月26日結束,兩日前與幾位好友前去嘉德參觀學習。近幾日會把這些家具與各位分享一二。因場館環境所限,拍的照片有些差強人意,大家就湊合着看吧。在此深表歉意。榉木四出頭官帽椅榉木四出頭官帽椅尺寸:長52厘米;寬41厘米;高93厘米。椅子是清早期作品,整體秀美文绮。這些年在博物館、拍賣會或書籍資料上看到的黃花梨四出頭官帽椅較多,但此椅子的氣韻并不亞于黃花梨制器。榉木作為古典家具傳統用材的一種,它紋理細密,紋路山巒疊嶂般華美。王世襄先生曾在《明式家具研究》中指出:“即使有東、西
尋遍頤和園隻為看它一眼之黃花梨高扶手南官帽椅(一)

尋遍頤和園隻為看它一眼之黃花梨高扶手南官帽椅(一)

對于這把黃花梨制高扶手南官帽椅的生産時代和産地,有較大的争議,争議來自于它身上不符一處的造型特征,從扶手下無聯幫棍的特點看屬于明中期蘇州地區的典型造法,但從靠背上的雕龍紋玉帶闆來看好像有着宮廷血統,從制作材質來看,又與若幹件故宮藏黃花梨家具相似,我年初去北京時專程去了頤和園一趟,就為了參觀這把椅子,以我個人看過以後的感受,認為這把椅子屬于明制,典型蘇作。如果從照片上看,對它的體積感很難有直觀的感受,實際上當我第一眼在展櫃裡看到實物,最強烈的感受就是小巧,一股南方姑娘小家碧玉的感覺撲面而來,與陳列
明式家具裡經典款式中的黃花梨四出頭官帽椅

明式家具裡經典款式中的黃花梨四出頭官帽椅

在安思遠先生對中國古典家具收藏研究的過程中,他對自己的藏品進行了詳細的解析,也對類似藏品做了詳盡的圖文資料解析。我們接下來看這兩件非安思遠先生收藏的四出頭官帽椅。四出頭官帽椅這件四出頭椅子來自于美國堪薩斯城納爾遜美術館。它的年份為明末清初的十七世紀。圖為一對中的一隻。尺寸為:長58.2厘米;寬44.5厘米;高120.6厘米,材質為黃花梨木。這件椅子是典型的明式四出頭官帽椅。靠背闆用一塊花紋精美的S形黃花梨獨闆構成,搭腦在與靠背闆相接處有舒适的弧度後傾,以滿足頭部倚靠時的舒适感受。搭腦中間稍高,兩
安思遠舊藏少見的兩出頭官帽椅和霸王枨官帽椅

安思遠舊藏少見的兩出頭官帽椅和霸王枨官帽椅

随着對安思遠先生更多家具的研究發現,他收藏的中國古典家具帶有他自己的審美眼光及意趣。今天我們且來繼續關注安思遠先生收藏的幾件非常有意思的椅子。兩出頭官帽椅從這件官帽椅的名字上看,我們就非常期待一睹這兩出頭椅子的真容。搭腦與扶手都出頭的官帽椅叫四出頭,都不出頭的叫南官帽。這椅子卻是介于兩者之間,搭腦兩端出頭,扶手不出頭。此椅子尺寸為:長59厘米;寬42.5厘米;高113.7厘米;座面高52.7厘米。通過查找資料,兩出頭的官帽椅留存實物比四出頭官帽椅或南官帽椅少。但遵從收藏規律,越是留存數量少的,越
彎材四出頭官帽椅

彎材四出頭官帽椅

靠背闆浮雕花紋一朵,由朵雲雙螭組合而成,刀法雖精,尚為明代椅具所常有。此椅特點不在此而在構件細、彎度大。彎而細的構件必須用粗大的木料才能做出。也就是說,此椅原本可以做得很粗碩,形如今狀,但當時卻不惜耗費工料,把它做成纖細,柔婉動人的特殊效果。

國家博物館之四出頭官帽椅式有束腰帶托泥雕花寶座

國家博物館之四出頭官帽椅式有束腰帶托泥雕花寶座

寶座,作為中式家具中的大型坐具,自古以來就被人們所敬仰。無論形制還是從其裝飾手法上,給人高高在上,莫敢不從的霸氣。廟堂之上,帝王端坐于寶座之上,那正統的君臨天下之氣,表現的淋漓盡緻。為了顯示寶座至于皇權的威嚴感,清雍正帝曾明确規定宮内太監在“凡有寶座之處行走經過,必存一番恭敬之心,急趨竄步方和禮節”,可見寶座在統治者眼裡已經有了自己營造的神聖味道。它不是一般的家庭用具,隻能被用在宮廷、府邸和寺院中。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珍藏的兩對四出頭官帽椅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珍藏的兩對四出頭官帽椅

在中國漫長的曆史發展中,人們為了舒适的生活已經開始在先秦時代使用了坐卧用具及置物之具等家具。漢代時期的漆木家具應非常的精美。從席地而坐到垂足而坐,南北朝時期已經開始流行那些垂足而坐的椅凳等坐具。它們随着曆史的發展,越來越娴熟精湛,形體結構越來越科學合理,材質精美,工藝精湛,精益求精,成就了世界聞名的中國“明式家具”。

上海博物館的直搭腦的四出頭官帽椅

上海博物館的直搭腦的四出頭官帽椅

上海博物館有一件明鐵力木四出頭官帽椅,系王老收藏的那批家具之一,現與紫檀木插肩榫大畫案搭配,放置在上博明清家具館正對門口的位置。此椅的搭腦和扶手都是圓直的,直聯幫棍上細下粗,安在扶手正中。所有構件中隻有前腿椅面上面的鵝脖微向前彎、後腿上部向後微彎,其餘均為平直。座面下施羅鍋枨加矮老,均起為劍脊棱,椅面為硬屜起鼓落堂,下安雙透榫穿帶,使椅子正面有視覺上的變化,同時使家具更加牢固。椅面攢框也非傳統的大邊出榫,抹頭鑿眼的攢接方式。這把椅子與上博的紫檀裹腿羅鍋枨畫桌搭配更為妥當,究其原因,第一、均為上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