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椅

襲明 | 王世襄書中繪圖版玫瑰椅實物 對比解讀安思遠冰綻紋玫瑰椅

襲明 | 王世襄書中繪圖版玫瑰椅實物 對比解讀安思遠冰綻紋玫瑰椅

接上篇文章,我們繼續鑒賞“中國古董教父”安思遠先生《Chinese Furniture》圖版13的冰綻紋圍子玫瑰椅。上件家具鑒賞中,若說安思遠先生把透雕雲紋矮靠背南官帽椅歸為玫瑰椅,而這篇文章中出現的主角的确是我們明式家具中的玫瑰椅,而且還是款好看的玫瑰椅。冰綻紋圍子玫瑰椅冰綻紋圍子玫瑰椅尺寸:長59厘米;寬45厘米;高83.8厘米;座高50厘米。這尺寸基本是玫瑰椅的标準尺寸,精巧文雅,被江浙地區通稱為“文椅”。此玫瑰椅黃花梨所制,明末清初,成對原為美國舊金山史密斯夫人所藏。每次看到家具出處,都
跨國收藏家寫明式家具 美國安思遠與王世襄先生南官帽椅對比

跨國收藏家寫明式家具 美國安思遠與王世襄先生南官帽椅對比

安思遠,紐約知名古董商兼收藏家,他鐘情于中國的傳統手工藝品的收藏,被譽為“中國古董教父”。他的藏品在全球藝術界都有很大的影響力。我接下來會對他在《CHINESE FURNITURE》收錄的藏品鑒賞。 透雕雲紋南官帽椅透雕雲紋南官帽尺寸:長56.5厘米;高92.7厘米。椅子黃花梨制,明末清初。椅子成對,為東京的一個收藏家所有。衆所周知,在安思遠先生所著書《CHINESE FURNITURE》中,給這對椅子命名為:“Low Back Armchair. Mei Kuei Shih”。 直觀
當明式家具中的玫瑰,與嬌豔如花的女子相遇,會有怎樣的精彩

當明式家具中的玫瑰,與嬌豔如花的女子相遇,會有怎樣的精彩

唐詩,宋詞,元曲是我們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通過這些或婉約或豪放或抒情或激昂的文字,能讓我們看到那個時代的文人擁有怎樣的情懷。明代劇作家馮夢龍曾說宋代女詞人李清照是“閨閣文章之伯,女流翰苑之才”。李清照愛花,她的詞句“試問卷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不愛花的人哪裡知道雨疏風驟後的海棠花是否依然花枝繁茂,唯有曆經風雨的人才會有“綠肥紅瘦”之感歎。很多時候,她以花寫心情,或雀躍,或相思,或感歎。“紅藕香殘玉簟秋”“花自飄零水自流”她的一生,似繁花爛漫,又花開荼蘼,順境逆境,皆成就
說紅木家具的滿徹

說紅木家具的滿徹

在說紅木家具滿徹之前,我們先看什麼是“徹”。《爾雅》注釋徹:本意為撤除、拆除,引申為通達,通曉。《國語 周語中》:“若本固而功成,施遍而民阜,乃可以長保民矣,其何事不徹?”韋昭注:“徹,達也”。在《京本通俗小說 拗相公》:“精于數學,通天徹地”。王世襄在《明式家具研究》中注釋為:全部用某一種貴重木材制成的家具。如全用紫檀曰“徹紫檀”,全用黃花梨曰“徹黃花梨”。襲明制器紅木家具滿徹,那必然是用料單一,一料到底,無任何雜木。回歸問題,紅木家具一定要滿徹的才好麼?我的答案是:紅木家具不一定滿徹的才好。
博物館珍藏的兩款券口靠背玫瑰椅解讀

博物館珍藏的兩款券口靠背玫瑰椅解讀

話說這玫瑰椅,在明代是非常流行的一種椅子。它相對于其它椅子來說,尺寸較小,用材單細,造型輕巧且美觀别緻,用法靈活多變。置于閨房中,深受廣大女士的喜愛。也被譽為“小姐椅”。

王世襄先生明式家具研究中的玫瑰椅

王世襄先生明式家具研究中的玫瑰椅

玫瑰椅是明式扶手椅中常見的形式,其特點是,尺寸不大,用材比較纖細,造型輕巧美觀,靠背,扶手與椅面垂直相交。一般椅背與扶手處均有不同形狀或者不同風格的裝飾。如雕花闆,如壸門造型,如各種卡子花裝飾等等。這種椅子,相較于一般的靠背椅和四處頭等,擺放比較靈活,外形纖細秀美,最具靈秀之氣。

中國古典家具之造型小巧美觀的玫瑰椅

中國古典家具之造型小巧美觀的玫瑰椅

玫瑰椅是明式扶手椅中常見的形式,在各種椅子中較小的一種,北方叫“玫瑰椅”,而南方稱“文椅”。其特點是靠背、扶手和椅面垂直相交,尺寸不大,用材較細,造型小巧美觀,故予人一種輕便靈巧的感覺。常見的式樣是在靠背和扶手内部裝券口牙條,與牙條端口相連的橫枨下又安短柱或結子花。也有在靠背上作透雕,式樣較多,别具一格。這種扶手椅比一般椅子的後背低,後背與扶手高低相差不多,靠窗台陳設使用時不緻高出窗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