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案

說紅木家具的滿徹

說紅木家具的滿徹

在說紅木家具滿徹之前,我們先看什麼是“徹”。《爾雅》注釋徹:本意為撤除、拆除,引申為通達,通曉。《國語 周語中》:“若本固而功成,施遍而民阜,乃可以長保民矣,其何事不徹?”韋昭注:“徹,達也”。在《京本通俗小說 拗相公》:“精于數學,通天徹地”。王世襄在《明式家具研究》中注釋為:全部用某一種貴重木材制成的家具。如全用紫檀曰“徹紫檀”,全用黃花梨曰“徹黃花梨”。襲明制器紅木家具滿徹,那必然是用料單一,一料到底,無任何雜木。回歸問題,紅木家具一定要滿徹的才好麼?我的答案是:紅木家具不一定滿徹的才好。
2018年紐約春拍中國瓷器及工藝精品預展中國明清家具—— 桌案類

2018年紐約春拍中國瓷器及工藝精品預展中國明清家具—— 桌案類

上一期我們欣賞了18年佳士得紐約春拍預展的中國明清家具椅具,這期我們來賞析桌案類。黃花梨翹頭案黃花梨翹頭案,尺寸為:長189.2厘米;寬50.6厘米;高91.8厘米。桌案類家具作為承具,在人們的生活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案面依然為攢邊打槽裝闆造法,面心闆為兩拼,翹頭與抹頭一木連做。面下夾頭榫透雕雲紋。腿子下施以托子,以加強腿足的連結同時有效的保護腿足不受地面濕氣的侵襲。這件翹頭案從尺寸上看,屬于較大的,案面頗為寬闊,應為廳堂之物,它的尺寸也比我們常見的翹頭案尺寸略高。若說稀少也算不上,在清華藝術
精美的明清家具紫檀桌案鑒賞

精美的明清家具紫檀桌案鑒賞

現在我們使用的紫檀木生于印度,它生長緩慢,通常幾百年方可成材,成材大料難得。木質堅硬,細密,油性較大,可塑性高,适于雕刻各種精美的花紋,紋理纖細浮動,配以深沉色調,更頗顯穩重精美。

古典家具中仿竹桌案鑒賞

古典家具中仿竹桌案鑒賞

北宋著名文學家、書法家、畫家蘇轼曾在《于潛僧綠筠軒》中抒發對竹的喜愛之情:“甯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 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 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醫”。 竹變成了一種精神象征,一個正直善良的君子,一個虛懷若谷的典範。與竹為伴,可昭示其超然獨立,淡泊高遠之性情。這時的文人把竹也用在日常所用家具中,是謂增加“居有竹”之意趣。

古典家具裡那些壸門式牙闆的桌案

古典家具裡那些壸門式牙闆的桌案

壸門,在宋代李誡所編的《營造法式》中寫作“壸門”,是一種佛教建築中門的型制,也是一種镂空的裝飾樣式。按張德祥先生的說法:壸門輪廓的曲線,就是從中間起,向兩邊分,各出一道弧線,然後一勾,再一折,打個彎,向下大力度兜轉,最後出馬蹄。一波三折,起承轉合的曲線。壸門應用在古典家具中,是一種對家具線條的美化及豐富。富于變幻的線條及起線,桌案下部創造出一個優美的空間輪廓。壸門與腿子之間的這個空間輪廓,可以在大背景中提取空間的美,也可在空間之上給家具形與神的融合,它是桌案的個性的體現。壸門在桌案的牙闆上應用,
明清書房中桌案上的置具

明清書房中桌案上的置具

幾榻俱不宜多置,但取古制窄邊書幾一置于中,上設筆硯香盒薰爐之屬,俱小而雅。别設石小幾一以置茗瓯茶具。小榻一以供偃卧趺坐,不必挂畫,或置古奇石,或以小佛櫥供鎏金小佛于上亦可。

古典家具中不用枨子的桌案賞析

古典家具中不用枨子的桌案賞析

關于枨子在桌案上的應用,除了《古典家具兼顧結構穩固與裝飾的枨子在桌案上的應用》中所提到的有枨的桌案,我們來賞析一下這些沒枨子的桌案。有束腰有束腰條桌若不用枨子連接,則用角牙加固。角牙可用透雕角牙或者攢角牙。角牙本身對家具是種裝飾,亦是連接牙闆與腿子的構件,它平衡腿子與牙闆間的受力。如上圖所示,角牙配合桌案束腰及牙闆上的回形紋,婉轉流暢,腿足内翻馬蹄,雕刻回字紋。此款為小型桌案中的炕桌,故而在受力上不會如大型畫案般要求較高,不使用枨子,也使得炕桌突出束腰、牙闆及角牙的回紋雕刻主題,它是一件精緻而奢